亲清不分,他把"责任田"当成"自留地"

来源:鄞州区纪委区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6-21   浏览次数:次   文字显示: 打印

     “我从19岁开始领国家津贴,现在52岁,已经33年,组织上从来没有亏待过我,给我创造这么好的平台。自己走到这一步对不起组织的培养,现在非常后悔......”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浙江省武义温泉旅游度假区原二级主任科员吴宗胜写下了痛彻心扉的忏悔。

  目无法纪,用公权为他人谋利

  2002年,吴宗胜在任白洋派出所所长期间认识了辖区私营企业主张某军,工作接触多,加上性格相投,两人在一来二往的接触中,关系越走越近,吴宗胜也把张某军当成自己的心腹,经常互约打牌、吃喝。一方面,吴宗胜想着有个小弟帮忙为自己跑腿,另一方面,张某军也乐于和吴宗胜攀上关系,借吴宗胜单位“一把手”的身份和权力为自己谋利。

  2017年上半年,武义温泉旅游度假区所辖的项目飞神谷一期A区土石方工程开工,张某军来到时任温泉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吴宗胜的办公室,提出想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参与度假区内的项目工程,希望吴宗胜帮其想想办法。面对“多年哥们”的请托,吴宗胜明知身为“一把手”不该插手辖区内工程项目,还是出面向项目总承包人贺某某打了招呼。张某军由此获得一期A区土石方工程5%的干股股份。

  不久后, 2018年2月飞神谷二期B区土石方工程开工,在尝到一期工程分红的甜头后,张某军又打着吴宗胜的旗号再次从贺某某处拿到了二期工程40%的股份。

  2018年10月至11月间,飞神谷土石方工程二期B区施工过程中产生了大量废土废渣,为节省清运费用,张某军应贺某某的请托,向吴宗胜请求帮助解决废土废渣倾倒问题,吴宗胜在未经主管部门用地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同意贺某某等人将工程废土废渣倾倒至附近的预征地区块内。

  后经武义县纪委监委委托有关部门勘测鉴定,预征地块上非法倾倒工程废土废渣119200多立方米,造成直接损失164万余元。

  亲清不分,变换花样收受贿赂

  贺某某,飞神谷项目总承包人,为了得到吴宗胜的特殊“照顾”,时不时会给吴宗胜输送一些小恩小惠。2017年下半年,贺某某在吴宗胜的帮助下顺利拿下飞神谷一二期项目施工承揽资格,事成之后,贺某某“投桃报李”,向吴宗胜表示愿意送其工程干股以示感谢。

  面对这唾手可得的好处,心有忌惮的吴宗胜还是推托了这份“好意”。感觉到吴宗胜有所顾虑,善于察言观色的贺某某转而将原本输送吴宗胜的股份给了其“小弟”张某军,这样一来,张某军就顺利拿到了二期工程总共40%的股份。之后,张某军前后在该工程中获利上千万元。吴宗胜心领神会贺某某的用意,需要用钱时就找张某军“划拨”,让张某军就扮演自己“白手套”角色,而自己则安居幕后充当“影子股东”。因为自己和贺某某没有直接的利益往来,想着就算组织调查起来,也可以把这些钱解释得合情合理。

  2017年至2019年期间,张某军拿到工程分红后,陆续以现金以及信用卡还款的形式贿送吴宗胜55万元,直到温泉度假区原党工委副书记何建丰被留置,吴宗胜害怕组织调查,才收手不再向张某军拿钱。

  不仅如此,吴宗胜还想出一招“打擦边球”的方法“规避风险”,以“朋友”急需资金周转为由,在未约定利息、还款期限的情况下,向多名辖区企业主无息借款159万元,想着万一被发现就退回去,支付一些利息,最多受点党纪处分就可以过去了。

  经查,2015年至2019年,吴宗胜先后担任温泉旅游度假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多名管理服务对象贿赂共计74万余元。

  东窗事发,自食苦果付出代价

  2020年5月,吴宗胜得知该县纪委监委已经对其开展调查,为掩盖收受关系密切的张某军贿赂的犯罪事实,于同年下半年,多次与张某军串供,欲将受贿犯罪事实编造成借贷关系,企图逃避组织审查调查。

  2021年3月,张某军被留置,已经从“一把手”岗位免职下来的吴宗胜一下子紧张起来,自作聪明的以为只要在组织调查前把赃款退回去就可以掩盖受贿事实,于是千方百计筹钱退赃。就在吴宗胜心存幻想,试图瞒天过海的时候,组织上早已对其违纪违法的相关线索开展初核。

  经查,吴宗胜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和接受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借贷;违反生活纪律,追求低级趣味;违反工作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工程施工、工程入股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74万余元,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涉嫌滥用职权罪。

  2021年12月,吴宗胜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3月,吴宗胜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上一篇:爱打"招呼"无口不开 频踩"红线"跌落深渊

下一篇:暂无新闻